• <track id="utf6q"></track>
    <track id="utf6q"></track>

    1. <option id="utf6q"><source id="utf6q"></source></option>
    2. <tbody id="utf6q"></tbody>
      首页
      > 水文化 > 水之秀

      大河与小河

      发布日期:2022-04-18 14:14 信息来源:《江西水文化》编辑部 作者:江右子 浏览次数: 字号:[] [] []

      我的老家新干长排,流淌着两条河,一条大河,一条小河。大河很大,从云中来,又入云中去,江面宽阔,浩渺无边。小河很小,一叶小舟两三竿就能撑到对岸,上面的石拱桥也不过三孔洞。

      小时候,以为大河就叫大河,因为村里人都这样叫,但实际上它是赣江。赣江正源贡水出自石城石寮岽。贡水、章水于赣州市八境台合流,始称赣江,一路向北,纳诸小流,历十八险滩,出玉峡,至新干,江面逐渐开阔,水流平缓。而老家长排乃赣江进入新干(左岸)的第一站。

      至于小河,算村里的长者,也没有几人知道它的真正名字。我也是查了有关书籍,才知道它实际上合了两条山溪水,一条叫?溪,一条叫蓝溪。长排之名,亦来自?溪,原称长?,后简化为长排。?溪纳蓝溪,注入赣江。二十世纪六十年代末,为护佑两岸苍生,修建长排赣江大堤,?溪被拦腰截断,并在它的上游建了郭坑水库(小二型)。于是?溪便成了一渠流水,直泻赣江。而蓝溪水合原?溪部分河道,在入江口为一水闸调节。


      长排人因大小河而骄傲。

      水运发达时,长排是远近闻名的集镇,且为赣粤古道上的一个驿站,与峡江县的仁和、巴邱齐名。大河里,商船往来,络绎不绝。码头上,人声鼎沸,一片喧嚣 。丁字形街,人头攒动,摩肩接踵。可谓喧嚣繁华,盛极一时。

      廖氏自南宋时在长排开基,一时人烟鼎盛,斯文雀起。小河边,建有十八廖氏祠堂,寓意廖氏分支众多,子孙昌盛。小河边,建有两大码头,一为?溪入江口的蓝坡码头,一为?溪近长排街的窑前码头。小河边,建有祭祀唐中期名臣张巡的张王庙,宫殿巍峨,雄伟壮观,尤其是那早晚钟声,圆润洪亮,浑厚绵长,仿佛穿透历史长河,悠悠远播。

      诗赞:两涧北流?水东,碧波荡漾舞蛟宫。平山咫尺浮云远,光树迷离烟露中。有水的地方就有风景,更有诗情画意。长排十景中,有七景与大小河有关。其中,跟大河有关的四景:大江艇声,桨声灯影是大美;白沙鹭宿,走在大江细沙软滩上极为舒适;城口峰高,大江岸边孤峰突兀奇且险;龙窟渔灯,龙潭夜静,烟波伴月。跟小河有关的三景:蓝溪水涨,水丰则美;南洲古渡,闹时听声静时观景;金埠虹桥,一座建于五百年前的通津桥。


      小时候,我们与大小河亲着呢。其时,大小河已没有了往日的辉煌,但这阻止不了我们对大小河的爱。

      大河是孩子们的天堂。我们常在大河边玩耍,拾精美的鹅卵石,捡贝壳、田螺,堆沙堡沙窑。如果能遇见自上游漂浮而来的一段木头,别提有多高兴,七捆八绑拖回家,一路都是羡慕的眼光。

      秋冬季,大河水位低,大片沙滩裸露,放眼望去,白茫茫一片。那里的沙格外细、格外干净,我们常赤脚走在沙滩上,痒痒的,特别舒服。沙滩上,有一簇簇的沙地草,形象别致的树蔸,还有令人心生恐惧的牛骷髅。

      大河堤外是一片洲滩,绿草萋萋,牛儿成群。我们一群孩子,借口放牛,在洲滩翻跟斗,玩打仗的游戏。玩累了,或躺在堤身,望蓝天白云,眺对岸依稀树影。或坐在堤顶,看轮船拖着夕阳走,看小舟随着江水摇。

      小河是孩子们的乐园。夏天,父母可能不允许孩子去大河里游泳,但一般会同意孩子在小河里洗澡。每到夏季的傍晚,小河便成了孩子们的游乐场。一些孩子站在通津桥上,扑通扑通,往河里跳,水花四溅,笑声一片。一些孩子潜入水底,摸一摸麻石粉砌的桥墩,扯一扯长长的青藤,不管有没有惊奇,总要发出兴奋的尖叫声。


      后来,航运衰落,大河跟着衰落。大河里船只不再熙熙攘攘,也没了桨声灯影。大河衰落,小河跟着衰落。蓝坡码头废弃,窑前码头废弃,十八廖氏祠堂倾圯。小河衰落,长排街跟着衰落。连廊商铺没了,四邻八舍的人不来了。一条堤,将大河与小河隔断。从此,大河成了外河。

      受利益驱动,有人盯上了堤外洲滩上的砂石。一段时间,采砂船没日没夜运作,将整个沙洲搅了个底朝天,到处坑坑洼洼,百孔千疮。从此,大河水日益逼近堤脚。

      一条堤,堵了小河入江口,?溪下游段被截,山溪水来得急,却没处宣泄。从此,一旦降暴雨,小河极易发生内涝。

      又是受利益驱动,小河被拍卖出租。有人将小河分段堵截,这段用来养鱼,那段用来种植水稻。为了保护通津桥,有关部门干脆在桥边填河修路。从此,通津桥不再通“津”,小河日益萎缩。

      小时候,我们在大河洲滩玩耍,渴了就捧一口江水喝,甘甜。如今,再也没人敢喝大河里的水了,也没人在小河里游泳洗澡了。

      小河岸边的几棵樟树,老态龙钟,却枝叶繁茂,仿佛在向人们诉说着两条河流的千年沧桑史。


      大河堤防加固整治了,更加安全可靠。

      郭坑水库除险加固了,一渠清水更长更远了。

      河长制全面实施,采砂船撤离,洲滩恢复了昨日的宁静。

      赣粤大运河建设提上议事日程,勾勒了美好新蓝图、新愿景。

      美丽乡镇建设五年行动开展,新时代“五美”乡村在望。

      期待一片天空,与云共舞。期待一座桃林,与花共语。期待每一条河流都河畅水清,成为造福人民的幸福河。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波波AV看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