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rack id="utf6q"></track>
    <track id="utf6q"></track>

    1. <option id="utf6q"><source id="utf6q"></source></option>
    2. <tbody id="utf6q"></tbody>
      首页
      > 水文化 > 水之韵

      绘画人

      发布日期:2022-01-29 11:17 信息来源:《江西水文化》编辑部 作者:邬烈海 浏览次数: 字号:[] [] []


      水泽万物,水润大地。水,是大自然鬼斧神工的杰作。水,宛若天地之中一幅秀丽之画,那些交错纵横、奔腾不息的江河,那些涟漪旖旎、波光粼粼的湖面,那些可怜飞逸、飘洒轻盈的清泉、山涧,是广袤大地中一幅流动的绚丽之画。

      作为龙南市一名基层水利人,在从事水利事业的点滴之中,我被身边护水爱水治水的水利人感动。

      护河者

      一米七的个子,一张饱经风霜的脸庞,清瘦开朗,这是我对龙南水政监察队长许龙辉的第一印象。岁月如梭。不知不觉,我与许队长一起工作有四年整了。他说起话来直来直去,声音洪亮,铿锵有力;做起事来雷厉风行,风风火火,立做立行,干练简洁。朝夕相处,我早已深深被这位退伍老兵身上散发出的闪光点与人格魅力所感染。他的身上始终洋溢着军人退伍不褪色的本色,散发着军人“服从为第一天职”的性格与作风。

      2017年8月的一个周末,天气晴朗。由于有些日子没回老家了,思乡情绪特别浓,我与妻子想回于都老家一趟。正当准备动身的时候,手机铃声叮铃铃地响了起来。电话那头传来了熟悉的声音:“烈海,中午有时间吗?过来打印店帮忙看着入河排污口标识牌制作。”犹豫了一会儿,我虽极不情愿,还是按住性子说道:“有时间,要等一等,马上就过来。”

      来到打印店后,许队长正在嘱咐店员制作入河排污口标识牌的要求。看见我来后,许队长叫我仔细核对标识牌上的数据、地点、厂矿经纬度位置等信息,校对是否有错误信息,千万不能出现差错。接着便相告他有急事要回趟家,叫我在这里守着,有不懂的事情可以打电话问他。看见许队长怀里抱着他那未满周岁的孩子,粉嘟嘟的脸蛋,嗷嗷待哺的样子,甚是惹人可爱。想到周末带着孩子还在工作的许队长,我不禁自惭形秽,原本心存的怨气顿时烟消云散。经过一个中午忙碌的工作,我们终于圆满地完成了河长制公示牌制作。

      2018年1月27日清晨,正值周末。天还没亮,灰蒙蒙的,就在被窝接到许队长电话:“烈海,赶紧下来,我在金新路等你。”还在被窝的我,本打算趁着周末睡一个懒觉,此时是真的不想起来。但命令就是任务,而且许队长语气干脆坚决,应该是有很重要紧急的事情。在夜色迷离中,我跟着许队长、河道管理所长赖燕新一起急匆匆往东江乡而去。

      霜雾朦胧,到了目的地,许队长赶紧下车,大步流星,三步做两步急匆匆向河道走去。我非常机械地跟在后面。原来有人在渥江虎岧段偷偷采砂。许队长出示执法证件,扣押了车辆。赖所长一一询问,我则拿着本子,逐一做笔录。执法工作紧张忙碌又有条不紊进行着,那天,大伙顾不得吃饭,一直从上午忙到傍晚,如实掌握了违法采砂情况。

      巡河者

      迎着清晨的第一缕寒风,车子沿着桃江、渥江、濂江大坝一路向西,龙南水政执法队伍又开始了一天的保卫河道生态的执法巡查。“没有情况叫巡查,有了情况叫执法,发现隐患苗头叫排查和预防,水政巡查和执法工作是相互结合的,做到早发现、早制止、早处理,零容忍,将违法行为消灭在萌芽状态”,这是龙南市河道管理所副所长赖燕新常与水政人员说的,他也是这么做的。

      赖燕新1977年出生,是成都军区转业的老兵,兵龄18年,在水利行业已有8年。他自从来了龙南水利局就如老黄牛一样战斗在水利一线,平均每月巡河20多次以上。经常舍小家顾大家,加班加点是常态。执法工作人手少,他一人既要做执法卷宗,又要到一线巡河。

      2018年冬季某个夜晚,我来局室拿落下的书籍,发现他还在加班。他“逮”到我,又和我聊起家常。赖所不仅对工作敬业,也是一位关心人的大哥哥。2017年1月,我刚来水利局工作时,人生地不熟,没有交通工具。赖所长借了一辆自行车我,甚是暖心。就这样,我驾驶着一辆爱心之车,哼着歌,穿行在风雨之中,不亦乐乎。

      爱水者

      严谨,细致,安静,勤奋。

      钟智东,1978年生,20年党龄。初见钟股长,便是这般印象。

      初进水利系统,我们便在同一个办公室,作为下属,他亦师亦友。作为龙南水利局水资源股股长,承担着定水工作,需要编制年度用水计划,涉及水资源收费、节水、普法、水资源论证、许可证发放、水厂水量核定等工作。可以形象地说钟股长就是一位“水管家”,量水定水。由于业务工作都涉及水量,他尤其严格细致,骨子里他是一位“爱水者”,环保者。正因为爱水,他对水倍加呵护。

      到了许可年限,电站、水厂都要换证。钟股长每次受理许可证申请,不仅细致看材料,总是亲力亲为,跋山涉水到现场查看才放心。在他一丝不苟、兢兢业业下,水资源工作总是游刃有余。有一次,我们气喘吁吁爬到龙南东江乡上皇山,山顶风光秀丽,清泉甘甜。通过检查,上皇山水厂负责人能够按照要求建设,取水设施齐全,我们都没找出问题。细心的钟智东,认真观察,一项一项检查,发现计量水表老旧,不精准,型号不符合要求,当即要求水厂负责人更换。任水厂负责人如何央求,态度坚决。

      2017年年终考评,连续半个月加班,我和钟股长都应接不暇,身心俱疲。一向严格的钟股长每年涉及业务考评都追求满分,因为我几次准备的资料不符合要求,当即发了雷霆之火。这样做也不对,那样做也不对,在龙南行政大楼241室,我没控制住情绪,当时顶了几句回去。干柴烈火,同事之间一下子陷入尴尬的僵局。此后半个月我们同处一个办公室,但没说过话。之后,我实在憋不住了,主动向钟股长道了歉。钟股长说,别放在心上,当时我也有责任。

      俗语云:不打不相识。和钟股长共事2年,我们结下了深厚的友情。不仅没因为那次吵架关系破裂,而且情谊愈厚。之后我去了扶贫,离开了水资源股。2020年夏季,在水利工作9年的钟股长调去了龙南生态环境局,但是我们一直有联系。钟股长那种严谨、认真的态度,至今影响着我。

      安澜者

      江西2019年第二批及时奖励名单公布 25个集体、8个人 ,时任龙南县防汛抗旱指挥部办公室主任刘根石荣获给予通报表扬的个人项,沉甸甸的荣誉是对这位老水利人最好的褒奖。

      作为一名负责技术的水利人,1977年出生的刘根石扎根龙南水利24年,党龄22年的他把全部精力与才华都倾注在了龙南水利事业上。经常可以看见他办公室的灯很晚还亮着,作为防汛办主任,他对龙南所有水库、河流情况非常熟悉,犹如一本水利活字典。

      他不仅是一位训练有素、专业型、学术型的水利干部,又是一位政治素质极高、素质极其过硬的水利人,他如一位钢铁战士,奋战在抗洪一线,战斗在水利建设最前沿,是龙南江河的安澜者。

      2019年6月9日至13日,龙南县全境普降大暴雨,局部地区出现特大暴雨,遭受历史罕见特大洪涝灾害,造成巨大损失,防汛抗洪抢险进入紧要关头,形势严峻。

      随着桃江河水位的上涨,桃江防洪堤窑头村中徐段下午出现管涌现象。桃江防洪堤保护着桃江乡窑头村、水西坝村约2万人的安全,来不得半点马虎。刘根石向上汇报。

      接到指示后,刘根石立即跟现场技术人员作出治理方案。作为防汛办主任,分管水利技术的业务领导,刘根石既要在防汛办坚持值班,坚守岗位,沉着应战;又要对抢险现场作出技术判断,并交待现场人员处置工程险情。

      抢险物资于20时陆续进场,考虑到洪峰过境的相关布置工作已基本到位,又有指挥长坐阵防汛办指挥中心,向指挥长请示同意后立即奔赴管涌抢险现场。在21时许,指挥上百号抢险队员的劳作,单个管涌清基、装砂袋、筑围井、反滤料填充,连片管涌清基、摊铺反滤料,一切步骤均按预先商量的方案进行着……

      “预计我县12日白天到晚上20时阴有大到暴雨;12号20时到13日08时阴有大到暴雨,局部大暴雨。”一波还未平息,一波又来更急。桃江防洪堤险情必须在新一轮强降雨形成的洪峰到来前处置完毕。刘根石调度指导抢险物资、机械设备调、抢险人员施工,12日又是一个不眠之夜,刘根石彻夜未眠。经过紧张、高效的抢险,桃江防洪堤管涌、裂缝的险情处置于13日凌晨4时告捷,保护着桃江乡2万人的防洪壁垒严阵以待新一波洪峰的到来……

      一位位水利人的故事,如一曲高歌,奔涌于南埜大地,荡漾于龙南的濂江、渥江、桃江。他们是护河者、巡河者、爱水者、安澜者,他们是龙南绚丽水画卷的绘画人,他们以脚步为笔,以汗水为墨,以大地为画布,绘出山清水秀,绘出一渠渠清泉,绘出一幅幅灵动的水韵之图。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波波AV看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