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rack id="utf6q"></track>
    <track id="utf6q"></track>

    1. <option id="utf6q"><source id="utf6q"></source></option>
    2. <tbody id="utf6q"></tbody>
      首页
      > 水文化 > 水之秀

      水韵依依

      发布日期:2021-11-02 10:29 信息来源:《江西水文化》编辑部 作者: 程杨松 浏览次数: 字号:[] [] []

      暖水

      想来,德兴那个叫“暖水”的乡村,当出自那条暖水溪;而那条暖水溪,当出自山川,出自云空,出自亘古的时光深处——怀玉山北麓郁郁苍苍,群峰罗列,那是云朵的故乡,是大地漾起的层层涟漪。一条溪流迂曲,回旋,沿暖水、花桥、新营向洎水河款款流泻,余音绵绵,如锦带罗织、盲肠盘结,饱含南方植物的汁液,怀揣滋养万物的柔情,那是岁月的褶皱,时间的波纹——当被几场春雨喂养得日渐丰腴,暖水溪随手濯洗出一个明丽的春天:蓝汪汪的天空,白茫茫的云朵,青黝黝的群山,湿漉漉的村庄、暖熏熏的田畴……还有开得泼泼洒洒的桃花梨花杏花油菜花——蘸一管溪水挥挥洒洒、涂涂抹抹,春天的画布徐徐打开,就有了被暖风铺陈、阳光擦拭、鸟鸣洗涤的明艳色彩。

      桂湖、南溪、浆源、陈家湾……在暖水,有多少村庄毫不掩饰自己的与水相亲,与水相连,与水相依?她们向水而生,靠水而兴,既是同一根脐带哺育的儿女,更是一群真实袒露的饮水思源人。汤汤作响的暖水溪,脉脉流逝远方,将山冈、田畴、村庄拥入怀中,赐予她们最生鲜的滋润,也赋予她们最生动的水色。即便骤雨初歇,春潮暗涌,暖水溪亦拥翠叠绿,飞花溅玉,透亮纯澈,比一轮月光更皎洁,也比一环美玉更晶莹。或许,她更该比作一弯徐徐流淌的琥珀,水面的倒影,水中的游鱼,水底的砂石,水边的蔓草,水岸的繁茵……都是她深情妥藏并轻易示人的秘密——暖水溪所经之处,随手截取的一个横切面,就让这个乡野的春天有了线条勾勒、色彩描摹的立体形态。

      清水出山水更清,一路来是这样,一直来也是这样?答案是否定的!随行的村民老程说,过去有好些年,这里无视生态,无视环保,也无视生兹养兹、念兹怀兹的家园,山中开石采矿,水里围堰挖沙,溪间电鱼毒鱼,垃圾肆意下河……一截清粼粼、明滟滟、好端端的暖水溪,硬生生被糟蹋成一条浑浑噩噩的龙须沟,成为洎水河痛之恶之的污染源。从此,暖水溪边再没有一支歌谣轻轻唱响,也再没有一轮明月皎皎升起。

      那是一个痛彻心扉的教训,要痛定思痛、引以为戒,更是一段痛不欲生的噩梦,须痛下决心、打通症结。为了从“先污染、后治理”的阴霾中走出来,死死守住垃圾下河的源头,于是自三年前起,这里开全省之先河创建了“垃圾兑换银行”,倡导村民收集拾捡可回收、可焚烧的各类垃圾,到“银行”积分兑换纸巾、肥皂、牙膏等生活用品,并定期评选表彰“环保卫士”,让践行环保、惜家护园的乡亲们既尝“甜头”更得“名头”。“思路一变天地宽”,不想这小小的尝试,却很快显现出大大的效果:三年来,仅一个暖水村“垃圾兑换银行”收集的方便袋、旧衣物、塑料瓶、废电池、易拉罐、香烟头等垃圾,总量就超过了30吨——哪怕就一半倒进了暖水溪,后果也不堪想象!

      春风一缕渡千山。没有哪一片云朵能遮挡住这里的人们追寻美好阳光的脚步:各个村庄,跟上来了;各个单位,跟上来了;中小学校,也跟上来了……这一俯一捡的“精神颜值”,最终张袂成阴,“兑换”回了曾经失去的乡村颜值。随着相继被各级媒体盛赞和推介,暖水“垃圾兑换银行”的经验做法也引起了上级的关注和认可,并被全省推广。自此,“垃圾兑换银行”雨后春笋般在赣鄱大地四处涌现,犹如织起了一张密实之大网,“网”住了垃圾污染的源头,护住了一片绿水青山。

      “溯洄从之,道阻且长”。回望曾经的美好,暖水人并没有满足于取得的些许成绩和变化,更未停下修复环境、修饰生态、修葺家园的坚倔脚步。作为“垃圾兑换银行”的有效延伸和得力补充,他们又在全市率先成立了护山、护水、护鱼、护土、护路“五护”志愿服务队,铁心硬手关停了采石场,从严从厉打击了滥捕者,重拳出击处理了偷伐者……并实施24小时分片包干、分批巡逻和动态管控。这一软一硬、一扬一抑,恰似暖水溪的一跌一宕,一起一伏,最终让那一溪清凌凌的碧波重新缠绕在村前舍后,让那一串脆生生的歌谣重新响彻在日里夜间,也让那一弯明皎皎的月亮重新悬挂在山巅岭头。

      水清则景明,景明则年丰。这个道理暖水人懂,也恰是他们现在生活的生动写照。在陈坊村,村民们略作花费,将祖先修建的石头老房子一幢一幢修缮起来,并整饬出石径、石巷、石堤、石渠等元素,配之以青山绿水、乡情野趣,便开发出一个左近知名的“石头部落”,引得游人纷至沓来、乐此不疲。自酿的谷酒米酒,自榨的茶油菜油,自晒的菜干果干,自制的竹器木器……哪样不是外来游客的抢手货呢?还有桂湖、南溪、浆源、陈家湾……相继跟风而上,开发乡村旅游,把春光拢在身旁,把日子的芳菲收藏,忙着将家乡的美丽风景,精明兑现出日胜一日、年胜一年的美好生活。

      “生态好了,环境美了,高铁通了,游客来了,日子富了,哪里也比不上我们这儿好!你得常来啊!”作别时,老程晃荡脑袋呵呵呵地笑,笑出了满额满脸的褶子,褶子里装满了属于他们的自豪和幸福,也传染了我满心的艳羡——以至当我前来,我会流连;当我离开,我会思念。甚至冲动着留下来做一个守更人,去守候她的冬去春来,守护她的山光水色,守望她的前世来生。


      松坪

      当抑不住再赴重逢,我笃信,松坪确是一块人间遗玉,因为一条泸溪河,被遗弃在小镇茶亭之南,被遗忘在亘古的时间深处。

      友人德标兄挂松坪村第一书记良久,几次相邀,说松坪山荫繁盛,田野青葱,草木纷茸,云淡风轻,尤其一条泸溪河横亘偃卧穿村而过,清波涌淌不舍昼夜,是遗世独立却近在咫尺的幽土净地,你去了自当欢喜。我却自然犹疑——一个毗邻县城且被茶亭、铅山两工业园包抄的小村庄,又能清美到哪里去呢?

      那日微雨细绵无声,天地浑然浸润,德标兄驱车楼下,说春潮如信,村里刚拉网去泸溪河捕了尺长的鲤鱼、筷长的鲈鱼和掌宽的鲫鱼,正烹煮锅中,当不负河鲜共享滋味,连推带搡虏我上车。车经一轮“Z”型腾挪、回转、穿插,一刻钟后,一条琴弦般湿冷狭长的水泥路将我们热情拽入一片山坞。山坞豁然开朗,如一朵青莲花恣意绽放,冉冉悬浮于浓重水雾中。德标兄一手把持方向盘,一手指指窗外:前面再走五里便是松坪村了。

      远远的,就听见了鼓声,轰隆咚,轰隆咚。鼓声经久不歇,激越亢奋,雄浑深沉,富有强劲的节奏韵律,穿透云岚雾隐直抵耳廓。我揣想,那个擂鼓的人,扭动的身肢会像闪电般痉挛,甩动的长发会像骏马奔跑时飞扬的鬃毛,被风掀起的裙摆会像无边翻涌的云朵——我知道,那是动情的泸溪河在四月澎湃的爱意,和粗犷的表达。

      撑伞穿过一群湿漉漉的屋舍,一闪身,被春风轻吹一口气就坐孕的泸溪河亮出了丰腴身肢——白茫茫、雾蒙蒙的天穹下,数丈宽的泸溪河拥翠叠绿、碧波暗涌,自东向西,姗姗而来,将视野所及的山冈、旷野、田畴、村庄一把拢入怀中,带着曲折婉转的走势,和水汽蒸腾的脸容,却在眼前突然跃过一道深水坝奔泻直下,飞花溅玉轰隆作响,冲出一圈又一圈漩涡,翻滚出爆裂般的层层水浪,一浪又一浪涌向岸边,哗啦哗啦激荡着河堤,让人临岸久站耳鸣目眩、身心跌宕。河堤上,一座年深积久的瘦拱桥如虹弯跨,扁担一样担起两岸深情对望的村庄。再下游些,一片排行队列的水口林从雨细雾浓中欲遮还露、隐隐若现,群僧打坐入定一般——我愿意相信,那是芦溪河恒久的守望者和虔诚的布道者。

      听随行村人介绍,芦溪河起于上饶饮水之源大坳水库,是以有了甘甜纯澈的质地;又几经山势婉转流归信江,便有了浩浩汤汤之势;加之沿途村民世代细心呵护,临近园区竭诚致力环保,倒也未曾沾污她风姿绰约的气质。“松坪村水田800亩,耕地920亩,可山林就有7500多亩,森林覆盖率高达73%,好山自然有好水。泸溪河年年岁岁有信而来,款款而去,纵然沿途有诸多儿女,可我们就她一位母亲。唯有个个子女尽心呵护,方得母亲美好容颜并一一润泽。”我一点也不为他张口即来的这段解说暗暗吃惊,因为这个道理,每一个松坪人都懂,更是他们已然身体力行的生动日常。

      再来松坪,当是一个傍晚,蓝汪汪的穹顶如一片倒扣的深海,云卷云舒似浪奔浪涌。夕阳的余晖从墨绿的山梁剪贴过来,把拖沓的山影印布在疏朗的田畴上,把酱色的光斑投洒在溅跃的泸溪河面,将阡陌相连、鸡犬相闻的星散村舍烘托在几囱炊烟里——此时的泸溪河是多么富有:怀揣源头的记忆,携带沿途的秘密,有蓝天白云倒映,有山影村迹堆叠,鹭鸟不时巡飞其上,柳蔓随风扶摇其畔,鱼虾成群悠游其间,汤汤落日从河面隐退,皎皎月色从河边升起,灿灿星眸在河波闪烁,寂寂时光在水中更迭……天地万物都甘愿欣然奔赴她的怀抱幸福流连、生死相依。可她又是多么纯简淡然:只是向前一直流淌,像时间的花开花谢,似乎只有远方值得她永不疲倦地奔赴,然后用永恒的消逝扼守成消逝的永恒;只是反反复复哗哗吟咏,发声简单却音质纯净,韵律单调却圆润清脆,宛若雨来的足音、风过的私语。这让我笃信,一个人,在芦溪河边站久了,河面会伸出一双手,往他心里不停地掏,掏出他肉身的渣滓,再往胸腔里填满纯粹的波光浪影。

      是这样的,一条河流的面目,其实也是一片山川的面目,也是一群山川人的面目。我们会看到逶迤不绝的山峦、褶皱里的田野、密匝匝的树林、零散散的村庄,还有形形色色的人,都一一在河面上还原,还原成一串清澈的涛声,还原成一朵洁白的浪花,还原成一粒晶莹的泡沫。于是我明白了为何有更多的松坪人,甘然倚山而建,临水而居,日出而作,日落而歇,虽有包家金矿遗址,却决然与草木万物为亲,竭心尽力护好一方家园,只为接受一条泸溪河的浆灌滋养,并享受简单日常的幸福——他们都是被泸溪河濯洗和映照而归复简真的人,也都是真正明白自己所来所往、所需所求的人。他们看多了泸溪河的水花、听惯了泸溪河的涛声、伴久了泸溪河的流逝,便有了寻常岁月一份难得的纯粹从容、平和静气。他们也都是我临渊深羡的鱼:天热了就浮出泸溪河面呼吸探望,天冷了就沉在泸溪河水中巡游觅食,一截碧波翻涌的泸溪河,就是妥帖庇护他们世代福泽的人间天堂。

      日夜与水相亲,又有什么不好呢?和水相依、人水相宜,自然也能向水而生、靠水而兴。松坪,这个有木有土、藏金多水的村庄,凭藉全国乡村旅游扶贫重点村和省级古村落的金字招牌,乘着乡村振兴的浩浩东风,在众多乡贤的带领推动下,如今已然向着碧水汤汤的芦溪河规划实施了亲水乐园、水古岩洞、骆驼泉边、中草药种植园等生态景点,正呈现出越来越火的势头,引得城里人常兜兜转转、寻寻觅觅……毋须太久,你再来泸溪河畔,就定能亲眼目睹“流水前波让后波”的迷人雅姿。

      这样想来,遗玉松坪,她无意为我打开了门扉,却让我甘心为她彻底打开心扉——这样想来,纵然美丽乡村繁若春花、灿如星辰,这遗玉,这松坪,余生我或是再不舍遗忘了吧!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波波AV看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