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rack id="utf6q"></track>
    <track id="utf6q"></track>

    1. <option id="utf6q"><source id="utf6q"></source></option>
    2. <tbody id="utf6q"></tbody>
      首页
      > 水文化 > 水之悟

      山河锦绣

      发布日期:2021-10-21 16:00 信息来源:省鄱建办 作者:罗张琴 浏览次数: 字号:[] [] []

      赣南苏区,红壤土居多。红壤易碎,没粘性,且含沙量大,一冲就溃。上世纪六七十年代,中外专家称之为“江南红色沙漠”。

      赣南有18个县市区,如果把大自然比作为一个严苛父亲的话,那赣县区应该就是最不受父亲待见的其中之一。水土流失不说,还饱受崩岗侵蚀,据不完全统计,赣县有崩岗4138座,侵蚀面积达18平方公里。

      什么是崩岗?从字面很好理解,就是山地岗崩土解、生态溃不成军的意思。

      在谢小路的家乡——赣县区白鹭乡及邻镇田村,有一片绵延约7平方公里的山岭,叫金钩形,是赣县崩岗数量最多、侵蚀最为严重的地方。2474座崩岗在金钩形集中连片,搭伙成害,使得这里的土层以每年约1厘米的速度流失。遇雨,那些流失的土层又极易形成泥石流涡,引发洪涝灾害,当地群众苦不堪言。

      土走山破碎,肥走田低产。眼看许多山岭渐成不毛之地,良田也变为难以利用的劣地,赣县人心急如焚,有扛不住的妇道人家席山而坐,号啕大哭。只是,哭有什么用呢?哭,既填不饱肚子,也养不肥庄稼,更改变不了山川面貌。男人把自家女人从地上拉起,说,不兴哭,咱把锄头捡起来,继续跟崩岗死磕,磕到底!咱这辈子要斗不赢,让咱孩子接着斗;咱孩子要还斗不赢,就让咱孙辈儿上,总有一天,咱能找到好窍门,让这山、让这地开出美丽的花,结满幸福的果。

      据谢小路父辈们回忆,上世纪五十年代,是一个个村支部书记领着大伙,肩挑手扛、擂土聚石、围沙筑坝、清淤修田来改善农业生产条件的,1957年,周恩来总理对赣县治山治水治穷先进事迹作出“叫崩岗长青树,让沙洲变良田”的重要批示,国务院水保委将批示做成锦旗,在全国第二次水土保持会议上,对赣县一家名叫道潭的合作社进行过表彰。很快,国家指导组来了,省里专家团来了,赣州行署攻关队来了。全县统筹,全民动员,同工同劳,种草造林。奈何,这片山河底子实在太差了,一时半会,想要模样变好,太难,太难!

      屡战屡败,屡败屡战。堪称悲壮的大会战,一打就是二三十年,打穴、挖鱼鳞坑、整理水平台地,摸求多种技术,试栽各式草木。采访中,我看到一张老照片,一位农民指着一棵长了十年、长不足一米的树给专家看,专家半跪着,神情悲痛难抑。

      哎呀嘞——

      山光秃岭和尚头,

      洪水下山遍地流,

      三日无雨田龟裂,

      同志格——

      一场暴雨沙满丘。

      自打1978年出生,谢小路的父母常带着他上山,这首山歌几乎陪伴了他整个童年。

      那时小,背在母亲背上的谢小路听不懂意思,只觉得母亲嗓音嘹亮,穿云破雾,动静极大,勾腾得他睡不着觉,便只瞪着一双小眼睛,满山满地打量。松松散散的土,踩棉花般,母亲每走一步,似乎就成了长短脚,巅得他有些晕乎;父亲淌下的汗水,流到地里,准能冒起好大一缕黄烟;再说那山,没有一点绿,也从不开五彩缤纷的花,可不就像个穿土布衫的大和尚?

      家穷,养不动太多孩子,谢小路的三个姐姐早早就出嫁了,两个哥哥读完小学就跟着同村人去了广东打工,谋生活。刚拎得动锄头的谢小路,很快成了小劳力,一天天得,跟着父母在山上土里忙活。锄头一起一落,马尾松的身高仿佛被一双魔手给冰冻住了,反到是河床,“噌噌噌”往上长,几年泥沙堆积,竟比田还高。

      一毛不长,颗粒无收,这持久的无用功啥时是个头?少年谢小路泄了气,冲父母发了生平第一次火,直接撂锄头跑兴国的亲戚家诉委屈去了。

      兴国与赣县相邻,小时候,谢小路随父母到这里作过一次客。客来要做饭,灶里却没柴火,亲戚就偷偷摸摸上山,砍了一棵半死不活的树,结果被巡山员逮住了。巡山员叫来村干部,我宣传来你教育,足足把亲戚训了五六十分钟。亲戚回家后,给亲人们解释,并没有不痛快,反而一个劲地罪自己的过错。亲戚说,树是山的宝,水是田的魂,把树砍了,山会塌,土会长脚走;土走了,水就留不住;没水没土,田肯定肥不了,要管田问粮食,门都没有。亲戚还说,幸亏自己是初犯,教育算轻的,屋背后的谁谁谁,早些时候因偷砍了几回树,放了一场电影请全村人看;还有那山脚下的谁谁谁,死不悔改,砍树把组织砍毛了,一头大年猪很快被罚走。

      再到兴国,仿佛一个梦的光景,亲戚家的山变绿了,水变清了,光可照人的样子,也太好看了吧。少年谢小路特别想知道,究竟是哪路神仙对它施了造福的魔法?亲戚说,还能有谁,看那些国家派下来的专家,在咱们这穷乡僻壤一待好几年;水保专业队的同志成天在山上试验,晒得比谁都黑。这几年,就是他们教我们打水平竹节沟,才让大片大片的树呀草呀活泛起来。省市县乡村,那么多的共产党干部,一任接着一任干,一任干给一任看,从象草到马塘草再到宽叶雀稗,从马尾松到枫香、木荷等绿叶阔叶树再到脐橙、杨梅等经济果木林,要我说,他们就是咱这红壤土、走沙山蜕变为好山好水的定海神针呢。

      少年谢小路听了,心里更委屈了,赣县的干部、专家都个顶个的好,赣县人也一样吃苦耐劳,凭什么就因为多了个“崩岗”,山水一直好不了?凭什么一个家没日没夜在山上伺候,金钩形的脐橙树就是难开花,就是不挂果?

      那个新年,少年谢小路过得无滋无味。村里的子孙龙、桥梆灯,他明显耍得心不在蔫。在父母的规划里,三个姐姐出嫁了,两个哥哥外出了,他实在是该留在身边贴着心的那一个。可除夕守夜时,父亲已经明确,要他开春就走,跟着哥哥们也去广东。都怪那些不争气的山,怎么好意思叫金钩形哩?金钩形,金钩形,喊在嘴里,多有丰收的气势,偏偏连棵果树都种不活。游龙巡山,本是赣南春节里最为吉祥喜庆的活动,往常谢小路可起劲参加了,但这会他一点兴致也没有。心灰意懒的他,一个人跑到在他心里最能让“金钩形”现出狐狸原形的那块小众山岭——光秃秃的岗,是凸起的峰,呈凛然的金钩状,直刺天穹;岗下,是凹下去的沟谷,盘丝洞般,幽深荒芜。

      身后,突然响起母亲的歌声,那是一首谢小路从未听母亲唱过的新山歌:

      哎呀嘞——

      龙凭大海虎凭山,

      人凭志气排万难,

      孤军远征把钱赚,

      来日反哺家乡人,

      同志格——

      未来日子凯歌传。

      谢小路的心,被母亲的歌声击中,仿佛有一束光照了进来。他用手在脸上撇了两下,转身回家收拾行李。

      一去20多年,从家俱学徒工干起,凭着赣南人的韧劲和实诚,谢小路在广东娶妻生子,有了自己的工厂,事业渐丰。谢小路不常回家,也怕回家,每年春节返乡,见父母又老一轮,谢小路的心,生疼生疼得,仿佛被人掀下几层皮肉。他试探过几次,想把父母接出去,可父母不肯,说叶落都知归根,人老咋能往外搬呢。

      赣南人乡愁浓郁,许多东西谢小路其实一直放不下。每回雨天,身在广东的谢小路心绪总不安宁,什么事也做不踏实的他会把自己反锁在办公室里,想父母,想村庄,想他不在家的这些年金钩形的春天会是什么模样。

      2018年的一个雨天,谢小路的一颗心又被浇得湿漉漉的,他漫无目的在网上搜索浏览家乡的信息,突然看到一则新闻,大意是说赣县区委、区政府将崩岗治理与农林开发、精准扶贫、生态旅游、乡村振兴相结合,将金钩形列为山水林田湖草生态保护修复试点重要组成部分,以“山上山下同治,治山理水同步,工程植物同时,产业生态同行”四同模式进行治理,拟通过“以奖代补”,采用租赁承包、股份合作、公开竞拍经营权等形式加强治理后期管护……谢小路坐不住了,电脑一关,开着车就往家的方向走。

      车子在乡道蜿蜒,许多父亲乡亲在金钩形劳作,山间传来阵阵欢快的山歌:

      哎呀嘞——

      治山治水斗志扬,

      山河故里换新装,

      山顶树木绿油油,

      山腰花果阵阵香,

      山下鸡鸭唱欢歌,

      同志格——

      鱼儿嬉戏在池塘。

      草丛之上,一垄接一垄的脐橙树,纷披着雨露,抖擞着精神,争先恐后,都想第一个穿上春裁缝为它们赶缝的那件翠绿到发光的新衣裳。诧异,惊喜,激动,恍惚,谢小路不得不将车停下,掏出打火机,用抽上一支烟的方式,慢慢平复心绪的波动。这一刻,谢小路坚信,赣县人找了一个甲子多年的窍门找着了。很快,谢小路一次性流转崩岗1000亩,平岗填土,投资上千万,建起“小路农庄”,成了白鹭乡承包崩岗治理“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小路老婆是广东人,虽然理解不了自己老公为什么放着广东好好的家俱生意不做而跑到农村来办农庄,但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别扭数月,便也主动带着几个孩子回赣州市读书安居了。谢小路特别在意老婆的支持,待孩子们上学的事办妥当后,他亲自开车从赣州把老婆接到了自己的农场。一下车,乡里乡亲便拥了上来,向小路媳妇细说小路对乡里的好,比如,附近90多号人都和农庄签订了长期果园务工合同,按小时计酬,一小时能有十好几块工钱;比如,无偿让贫困户认领脐橙树,自主开发等等。一个叫赖桂香的大姐端上好几样自己做的赣南小吃,招呼她“恩人媳妇,多吃多吃”。原来,大姐的爱人中风了,如果不是小路让她在家门口赚钱,她真不知道这个家能撑不撑得下去。

      乡村的夜,寂静绵长。小路老婆笑着捶打了他一下,说:“我看你啊,就是中了老话‘富贵不归故乡,如衣锦夜行’的毒,也罢,能帮上一些人,就是你的价值、我的福分。”小路搂了搂她的肩:“总书记说了,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放心吧,脐橙树开了花,很快,金沟形的土会被炼成金的。”

      他们与乡村一起,坠入甜美的梦境。

      梦里梦外,山河锦绣。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波波AV看片